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电脑硬件 > 其他 >

实验室走出的机器人创业者 如何闯过硬件创业的“九死一生”

时间:2019-06-27 19:49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11月30日至12月2日,第二季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体验营开营活动在深圳举行。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项目是由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甘洁发起,由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代表松...

  11月30日至12月2日,第二季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体验营开营活动在深圳举行。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MBA项目是由长江商学院副院长甘洁发起,由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代表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,是科技合作伙伴。

  发起人甘洁表示,硬件创业的时代到了,但目前技术人才普遍缺乏商业训练、商业知识,因此商学院可以发挥一定作用。与此同时,生态体系的加持,可以把工科教育、商学院教育和创业孵化三者有机结合,这是长江商学院制造创业MBA项目。“这个MBA项目是工程硕士+MBA+创业孵化,我们希望通过工程硕士的教育把硬件的前沿教给大家。”2018年5月28日,该项目招收了第一届学生。

  硬件创业“九死一生”,开营第一天,李群自动化创始人石金博分享了自己的创业故事。2011年3月,李群自动化成立,不久前李群刚完成了近亿元的C轮融资。如今,前库卡中国区CEO孔兵加盟李群,并担任CEO职位,石金博由原来的CEO职位转为董事长。

  与大疆创始人汪滔、逸动科技的创始人之一陶师正一样,从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教授的实验室“3126”走出的创业者,作为学生创业样本之一,石金博说李群承担了一个责任,“帮助李老师宣扬理论基础”。几年前,她在李泽湘和实验室氛围感召下来到东莞松山湖创业,从最初连商业模式都想不清楚,到不断走访企业寻找商机,她在创业中获得了几点感受:敬畏自己的行业,稳扎稳打、保持学习、诚信、成本意识、勇于追求结果。

  以下为演讲内容整理:

  90%的人问我李群是谁?

  李群是我们以前做机器人研究时的一个数学工具,由挪威科学家Sophus Lie创立的微分几何中的数学概念。起名时,我们希望取一个可以代表我们的名字。不过,发现有许多人叫李群,结果现在大家听到李群自动化的印象是——有那么一个机器人公司的名字很像一个人名。

  李泽湘教授是我们的领袖,我是李教授在香港科技大学的博士,受到李教授的言传身教和实验室的感召,还没毕业选择职业方向时选择了创业。当时我所做的是机器人方向的研究,这来自于我自己生长环境的影响。我是工厂大院出身的航天子弟,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工业这条路。

  2011年时我尚未毕业,选择创业后跟着李老师开到东莞松山湖。创业之初,我的想法是,我想做工业机器人,所以我来了。但我究竟要提供什么给客户,今天要卖什么,我的商业模式是什么?现在回想起来,这一切都是不清楚的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在全世界走访很多机器人公司,有一家机器人公司跟我们说:“我觉得现在中国机器人市场非常好,但缺乏一个公司把机器人用起来”,所以我们开始做机器人系统集成。

  哪里有钱就到哪里找生意

  2010年下半年,中国首富变成三一重工的梁稳根,我们发现工程机械行业特别火,长沙有三家工程机械上市公司:三一重工、中联重科、尚和智能。本着“哪里有钱就到哪里找生意”的原则,我们去那里参观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发现一个应用——工程机械中板后焊接,当时每一家都特别需要,但焊工很贵,要8000元一个月,并且找不到好的焊工,并且机器人不好用。我们发挥了大学生无知无畏的特点,当时没有产业经验,我说加一个传感、激光、视觉都可以做。

  开始我们初步定的商业模式是机器人系统集成,切入多重焊工跟踪。我们信心满满的去了,去到松山湖,刚开始买机器人、焊接,尝试各种传感。大概三个月后,我们做出来了,这是我们自己定义的“做出来”,并不是完全结合场景的。以前我们在学校做研究时,经常会做假设条件,假设这是什么样的,假设不考虑什么东西,我们把这个问题做出来。我们用同样的方式做下来后开始找生意,我们找他们招标,找销售人员到长沙招标。当时中联重科招底座箱体接焊,大概是80万。如果我们要完成他所要的所有功能,要购买所有东西,光采购成本就要72万。

  在各种打击下,我们回来了。后来我们找了一个简单的,回归“价廉物美”的传统生意原则,在我看来的价廉物美,是用低端的东西满足初级需求的人。当时华南并没有工程机械这么好的赚钱生意,但华南有很多做钣金的。最后发现怎么做都不对,2011年时,大概看了3C,即电脑、通讯、和消费性电子的机会,我们开始跟苹果做生意,我们发现这个轻工业对机器人来讲有很大的机会,传统机器人应用在轻工业里是不被满足的,因为它太死板。我们做焊接时就发现,传统机器人在这上面的的不开放、很多功能无法实现,而且成本很高。

  轻工业里的商机

  2013年,我们决定做小轻量级。2014年李群产品上市后有了一些客户,我们陆续有红杉等机构的融资,华南和华东是我们主战场,所有团队布局到位。目前我们的小轻量级机器人,从并联、桌面等全部齐全,完成了软件系统。我们的技术和特点算是目前国内做得比较好的。

  回过头看,我们做了一个目前依然认为走对的东西。中国人说用产品迭代市场,李泽湘教授教育我们如何做好产品。我们开始做的是建立严谨完善的设计体系,这是正向设计体系。我们设计产品之前做了大量的设计验证和可靠性验证。研发管理体系,我们现在最有底气的是李群的价值所在。我们CTO把产品路线、方案路线和系统路线搭配了非常长的架构,确保以后做的每一件事得以在产品路线和方案路线体现。

  在衣食住行大量的劳动密集型行业,原来人工在做,因为技术没达到,所以用机器人有难度。这也是我们的商机,提取围绕在机器人软件平台上的技术点,体现功能场景后,我们的产品可以应对绝大部分的工艺。2B的行业是要了解客户需求,最难的是客户不知道他需求的是什么。我们见到最多的客户是你来看看可以做点什么。我们经常问你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我要怎么做?我们做了很多跟客户相处的工艺,利用客户的实际做工艺再创新,创新性利用现代化技术,把现有工艺做了很大的升级,做跟踪、标识、识别的重要技术保障,打散了原有的生产工艺,结合机器人能做什么,重新做了工艺的创新,再做自动化的创新。

  敬畏从事的行业

  回顾创业至今的道路,这几年感触最深的是,年轻的时候不懂事,总觉得事情很简单。这几年下来,我越做越敬畏我所从事的行业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我们是做2B的,创新过程或者产品的过程,都需要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。我们做工业机器人,找到了一些点,但它毕竟是已存在的行业。别人做了几十年,凭什么我做了几年就比别人做得好。我们唯一能做的是认清自己和认清路,一步步走下去。

Tags:
作者:采集侠  来源:网络整理
  • 电脑维修知识网(xxxxxx.com) ©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pcweixiu@tom.com 站长QQ:20567788
  • 技术支持与报障: 电脑维修知识网